要避免下一届全明星的悲剧再次发生,NBA必须解决转播投票过程

W和生活 460浏览 79评论 来源:bbin苹果手机客户端_正版魔方娱乐app

週二,为了给NBA官方宣布2018年全明星阵容名单设立舞台,NBA官方和Jordan品牌可谓是使出了浑身解数。TNT的「NBA内部」职员到达洛杉矶现场。在一个巨大的烟雾缭绕的展示空间里,Jordan 公开了他的首届全明星球衣,由Spike Lee参与组办了一个球鞋陪审组,最后,以一场国际预备篮球赛和一场Travis Scott的音乐会结束了充实的一天。

要避免下一届全明星的悲剧再次发生,NBA必须解决转播投票过程

但仍然存在一个明显的问题:这次的全明星阵容名单并没有满足媒体的炒作和球迷们的兴奋程度。甚至可以说差得很远。因此届时主要环节很可能恰恰是整个活动中最薄弱的环节。

几个月前,要幺就是几週前,持有怀疑态度的媒体成员们就预告了如果NBA和球员最终决定不通过电视转播全明星选人过程的话,这种事情就会发生。最终这次选人还是由队长LeBron James和Stephen Curry在不公开的情况下完成。事实证明,那些媒体们的批评态度完全成立:不採用电视转播的确是个败笔,它留下了一系列未解答的关键问题(谁是第一个被选上的,谁是最后一个?),而且没有製造出任何即时紧张感,因为选完结果就公布于众了。

没有看到James在选择Kevin Durant或Giannis Antetokounmpo时的苦恼表情,观众们只是被简单的通知说,Durant是James队的。没有切身感受队长在考虑Jimmy Butler和Russell Westbrook的优缺点后的争论,球迷们只是知道哪些球员是Curry队,哪些球员是James队。没有感受紧张的最后一个名额的争夺,没有给粉丝们争相推测的机会,相反,只是公布结果草草地让球迷们失去了兴趣。

不是只有他们有这种感觉。在TNT广播上的James和Curry看起来有点难为情,但他们还是拒绝转播选人过程来拯救这次盛宴。TNT主办人Ernie Johnson想从他们身上找出答案,并且大胆地尝试透露一些选人过程中的消息——比如Durant是第一个被选中的,但他没有什幺料可继续爆了。还有看起来有趣的故事出现,只不过并没有后续了:比如James选择了他的前队友Kyrie Irving。在这期间,TNT的Charles Barkley和Shaquille O’Neal公开承认这整个事件都不是一个好主意。

在NBA两名最受欢迎的球员和他们两个最着名的广播人都在应该是例行赛期间最受期待的时刻之一咬金牙关,期待快点结束时,毫无疑问,一定是有些地方不对劲了。为什幺为最好的和最受欢迎的球员举行的盛典变得如此乏味和不称心?

很简单:NBA这些年在没有一个确切的目标的情况下对全明星进程进行了过度修正。首先,NBA从全明星票选名单中去除了「中锋」这个位置,而且把粉丝票选先发的投票形势从纸质版改为社交网络版。然后,NBA又添加了球员和媒体投票比例,以一个搞不清的複杂的比重公式。在这基础上,NBA仍然允许教练来为每支球队选出7个替补,指导他们选出两位后场,三位前场和两个「通用」球员。

要避免下一届全明星的悲剧再次发生,NBA必须解决转播投票过程

最新的修改是NBA于本赛季移出了指定「西区」和「东区」规则,设立了最高票数球员担任队长来进行两轮的选人过程,挑选他们的先发和替补。这看起来是个挺棒的主意,但令人费解的是联盟没有完成既定计画并且直播选人过程。期待移出分区标籤会让让更多天赋爆表的西区球员进入全明星这个想法很快就落空了。现有的人员结构标準依然是12名东区球员,12名西区球员。

这些听起来太複杂了吗?当然了。现在的混乱是不是听起来像多年来经过调整,添加,移出和妥协的结果?的确是。

整个全明星过程中最让人愤怒的方面(比寒酸的选人过程还愤怒)是糟糕的和不一致的投票过程。粉丝们可以每天为球星投票,不顾位置。球员们可以为他们自己和队友们投票。媒体们则被强制分别选出前场和后场球员,甚至很多高人气的候选人也难逃这两个位置的限制。今年,媒体和教练被强制从每个分区选出一组球员,即使这些球员不会在比赛中为他们各自的分区比赛。

目前来看,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推翻一切。好吧,不太现实,那就去掉大部分吧。

保留粉丝们在社群网站上投票这一规则。让教练继续给替补投票。让球员和媒体继续有选择先发的权利。但是!!这是关键,去除所有其他的投票限制。没有那幺多位置。只有10位名正言顺的先发和14位实至名归的替补。

24位球员——无论他们是哪队的,无论他们打什幺位置——都应该成为实至名归的全明星球员。

如果这样的话,今年的全明星本该会有更好的结果。Paul George,本就该入选的球员,也就不会遭遇冷落。John Wall,本不该入选,本应该在家。Jimmy Butler,本赛季的表现很轻鬆排进联盟前十,本该得到一个更好的先发位置,因为他本应该有获得10个名额的机会,而不是仅仅有两个可怜的西区后场席位。DeMarcus Cousins,有疑问的先发,本该落入他本就属于的替补位置。

就像摆脱东西区标籤让全明星阵容名单摆脱了东西区阵容不匹配这一弊端一样,移出所有的分区和位置限制,将会让赛季中期的表演赛真正地成为联盟最高水平的展现。此外,今年的NBA可以说是很「幸运」了,因为在阵容更深的西区出现了如此多的伤病问题。想像下如果Chris Paul,Kawhi Leonard,Blake Griffin,Mike Conley,Rudy Gobert,Paul Millsap和一些其他球员没有出现伤病的话,那幺西区被冷落球员名单会更长,这是多年来一直存在的问题。毫无疑问,在无限制情况下选出24位最好的球员这一机制将会让全明星更受欢迎。

目前的规则保证了总会有一些不太该入选的人存在。逻辑上来说,就是那些更有可能在选人过程中尴尬地被最后一个选上的球员。排解尴尬的最好方法,很明显,就是去掉这些球员。

既然联盟和球员们已经看到了没有转播选人过程的结果有多糟糕,那幺唯一希望的就是他们能吸取教训,下赛季能改正这一缺陷。对于那些坚持採用这个规则的人,论据太充足了:2019年的全明星选人不可能比2018年更糟糕了。

与本文相关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