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12岁的时候还在玩泥巴,硅谷九年级都开始玩创业了!

W和生活 988浏览 88评论 来源:bbin苹果手机客户端_正版魔方娱乐app
我12岁的时候还在玩泥巴,硅谷九年级都开始玩创业了!

这是一个输在起跑线上的故事。

曾经有个朋友,14 岁大学毕业,18 岁拿到 MBA,今年 28 岁已经有 10 年工作经验了。还有另一个朋友,15 岁上大学,今年 23 岁已经是负责 Facebook 核心产品的技术经理了。每次见到他们我都会开玩笑说「你们在上大学的时候,我还在玩泥巴」。这绝对是一个输在起跑线上悲伤的故事。

今天,硅谷的一群六年级小学生再次刷新了我对硅谷创新源动力的认识。我 12 岁的时候还在玩泥巴,这群 00 后已经开始玩创业了!虽然并不是真枪实战的创业,但整个创业课程、专案的编制,00 后们精彩的

pitch,也远远超出了我对六年级小学生的预期。今天 Sacred Heart School in Atherton的六年级小学生给我上了一堂生动的「娃娃创业」课。

我12岁的时候还在玩泥巴,硅谷九年级都开始玩创业了!

先稍微介绍一些 SHS 和其所在的 Atherton。Atherton 紧挨 Palo Alto,上有 Facebook,下有史丹佛,是南湾着名「地王」,房地产之中间价位为 687.5 万美元,为全美房产价格最高地区之一。SHS 是 Atherton 历史最悠久的私立 K12 学校,开头照片为学校主楼。学校成立于 1898 年,每年招收约 1180 名学生。学生家长不乏硅谷知名企业总裁级别人物。大家都懂的

就是这样一个满地跑着都是小富二代的学校,却从小灌输的是通过创业解决社会问题的主导观念。辅导这个课程的老师 Christopher Chiang是一名历史老师。Chris 和我们介绍,以前每年历史课关于中国的部分讲述的都是中国古代史,导致学生对中国的印象停留在了古代中国。从这几年开始,中国部分改教中国现代史,意在让处在硅谷中心的孩子们了解高速发展的中国。

这个课程从去年开始,主题是「如何透过行动网路应用解决当今中国的社会问题」,希望通过这样的一种方式来启发学生对现代中国的了解,培养学生的创业精神。全年级 72 名同学在独立调查中国社会现状后,每人有一分钟的 idea pitch,描述发现的问题和解决方案,然后由老师选出最高分的 20 个。这 20 名同学要去和其他同学 pitch 自己的方案,招募 3-4 个公司「早期员工」。团队根据成员特长分工为:business,developer和 designer三个角色。

经过 4 个星期的调研和开发,使用过 MIT App Inventor 最终完成产品的 MVP 以及公司股权分配,确定需要募集资金比例。Final pitch 的裁判团是由有相关风投、业界经验的家长组成的,对于每个团队的产品、募资做出最终决定。优胜团队不由现场募得资金多少决定,而且是综合评判给分。最高分的团队将会获得去硅谷优秀 IT 企业 / 育成中心参观学习的机会。具体的课程安排如下,各位可以体验一下这群六年级的「小屁孩」玩的东西是不是远超出我们对六年级的正常理解了。

我12岁的时候还在玩泥巴,硅谷九年级都开始玩创业了!

德芙有幸参与了最后 5 个团队的评判。每个团队针对的都是中国不同的社会问题,主要集中在教育,贫困,污染和社会慈善。小企业家们一致认为,现代中国财富急速增长,很大程度得益于发达的製造业,其带来的问题就是贫富不均,环境污染,教育资源匮乏,社会慈善落后等问题。

其中一个名为「2Give」的团队,希望解决社会慈善意识落后的问题,于是设计了一个社交平台,以各大明星为代表,粉丝可以在平台上面为明星开出的慈善活动捐赠虚拟货品,虚拟货品销售所得会用来帮助贫困山区的儿童和无家可归的流浪汉。另一个名为「E-City」的团队,希望能提高中国青少年的环保意识,开发了一款以环保为主题的手机游戏,与虚拟城市的养成类游戏类似,使用者需要通过游戏内提供的各种手段,治理和开发一个严重污染的城市,每个使用者经营的城市环保指数会有游戏内排名,排名高者将会获得虚拟物品的奖励。

下图为两个团队的团队成员在最终 Pitch 上的展示

我12岁的时候还在玩泥巴,硅谷九年级都开始玩创业了!
我12岁的时候还在玩泥巴,硅谷九年级都开始玩创业了!
我12岁的时候还在玩泥巴,硅谷九年级都开始玩创业了!

是的你没有看错,这是一个小学六年级的课程。不要说「九年义务教育」,不少国内大学的创业课程,恐怕都相形见绌了。与国内许多热捧的以发现市场机会和产业化潜力为目的的创业比赛不一样,课程没有刻意强调市场,客户与获利模式,更关注的是学生发现问题,通过现代科技可扩展地解决问题的能力。我这才意识到,原来整个硅谷的创新源动力,并非从史丹佛大学那四年突然爆发。这种从小灌输的 make things happen and solve the problem 的理念,是长大后如何恶补都恶补不出来的。所谓「天生创业者」并非天生,而是后天教育过程中传达的意识形态与价值观,一种骨子里的信念和行为方式。

不同的社会发达程度,不同的社会普世价值观导致在很久以来我们都在解决非常现实的问

题:生存与生活。也许在温饱都没有保证,工作 100 年都买不起房的天朝,要求从小培养对社会责任感,培养快速发现问题 / 解决问题的能力实在是言之过早。但是中国社会始终会经历发达社会走过的道路,迟早有一天製造业与地产业无法进一步拉动内需,迟早有一天我们需要逼迫自己向科技创新型社会转型,迟早有一天我们的 00 后需要与他们硅谷的同龄人在世界舞台上同台竞技。那幺我们 80 后,90 后,是不是能在看到差距的同时,奋力迎头赶上。这样 00 后在接过接力棒时,只需做最后的冲刺了。

虽然我 12 岁的时候还在玩泥巴,但是到我孩子 12 岁的时候,我希望能给他讲述的,是一个关于追赶与超越的故事。

与本文相关的文章